糖。

我还想再吃一颗糖,不要苦的了。

慢性缺毒。



“将曾经的曾经的曾经的悉数碾碎。”

“我爱的人们就是我的枪。”

1.

医院的病房让老白很不舒服。

-虚伪熟睡的脸,他一偏头就能望见,还有那熟悉的消毒水味儿,十分有九分都藏着虚伪的气息被他碾碎在空气。

他撇开脑袋烦躁的挠了挠自己一头白色微长的发。
——为什么偏要让他这么一个药物依赖患者和肺癌病人住一间病房?说什么熟人...明明都..。魔人吧这群医生!?

2.

“..老白?”那个人的声音嘶哑到不像活人,念完他的名字便剧烈咳嗽起来,掌心手帕的隐隐血丝令人感到阵阵压抑。他急促的喘着气儿,侧目去看老白,手里攥紧一盒过期的香烟,发旧,泛黄的边边角角让老白嫌弃地直挥手,就要摁响病床上方的按钮。

但那是他给他买的烟。老白眼神好...